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轮播广告
文章检索
心却一直惦记那边想着那些家伙 未知
 
  他们都在三姐那里,是年前最后一次聚了。今天一过,散伙,各自忙各自的年。我内心想去是真,却有一个声音在阻扰在警告,还是乖乖呆家里吧,今天不当热闹分子行不心却一直惦记那边想着那些家伙,一定在围着火炉喝茶聊天,多美。可是这样的美今天我却不能参与了,有些小忧伤,是身体的问题,说来话长,这要从前天开始说起。
  
  反正没事,闲着也是闲着,那就让话长一点,我来追溯一下,也算对内在愿望与外部困扰的一个交代。
  
  前天下午接到老大的电话,说晚上在杨教授家吃饭,她从息烽端来了阳郎鸡,我说好,肯定去,和狗狗一块。出门前,穿上羽绒小背心,红色卫衣,外套一件黑色大棉衣,配运动加绒裤和雪地靴。正准备出门的时候,突然感到有点心慌难受,不过没太在意,等坐到车里刚开到小区门口就很不舒服了,难受加剧,出虚汗。我知道去不成了,狗狗看我苍白的小脸,掉转车头,马上回家。为了不让他们担心,不破坏他们吃阳郎鸡的兴致,于是赶紧给老大打了个电话,撒谎说我舅舅突然造访,我得请他吃饭,因此不过去了,敬请谅解。老大毕竟是老大,什么都逃不过她的直觉,口气里很狐疑很不相信,我呢,也坚持我的谎言不变。不一会,杨教授的电话来了,说准备了好多菜,批评我说话不算话,神经兮兮的,直接不相信我。我也坚决不认账,就不告诉他们我的难受,阴暗地想,好好吃吧,多多吃吧,个个都吃个大胖子出来。回到家,休息了粥喝了人也舒服了,这时青教授的电话来了,直接通知我星期六也就是今天去三姐那里,说三姐约了多次,年前我们集体团员。我说可能去不了,但争取,让她向三姐和欢总转达我深深的谢意。
  
  当晚,我这个夜猫子早早就躺下了,为了星期六我的可能和争取。昨天起床,心不慌也不难受了,只是头和颈椎不舒服。万幸,应该无大碍,身体的情绪似乎已经控制住,偏偏这时候,心里的情绪却铺天盖地地来了,挡也挡不住。在这股洪流中,我是名副其实的思想家和胆小鬼,敏感又脆弱。想起普希金的一句诗:“不是所有的都会全部死亡”,也想起叶塞宁的“死并不新鲜,活着更不稀罕”。想着想着就大无畏起来了,自嘲开始,莫非我还舍不得这日渐不安的人生和亘古不变的痛苦孤独?!我知道人是唯一能追问自身存在之意义的动物,但是,我不追问。
  
  今天基本恢复,但不敢掉以轻心,主要是怕坐车怕冷,怕反复,坚持了不去,心却早就飞过去了。为了配合他们的热闹欢庆,我认为我有这个必要来这里交代几句,用文字的方式来和我的至爱亲朋们一起团员,这样一想,他们的热闹和我的清寂,正好呼应,相得益彰。
  
  是的
  
  会在突然之间有突然的情绪
  
  不去管它
  
  我跳出来
  
  看另外一个我自己
  
  很想什么都不想
  
  却骗不了真实的内心
  
  这是假的
  
  我承认
  
  我就是一软弱的人
  
  一个有思想却无法思想的人
  
  就这么继续着
  
  看潇潇长风
  
  听深深叹息
  
  等一个一个的春天
  
  去了又来了
  
  什么时候
  
  不在的永远不在了
  
  为什么
  
  我还在
  
  石阡,是一个很小的县城,却也是一个很有名的县城。它的名气来自它的温泉,全国有两个古温泉,其中一个就是它。石阡属于贵州的铜仁地区,距离遵义248公里,还没通高速,从余庆过去,几乎是一座接一座的连绵的大山,是真正意义上的翻山越岭。
  
  这次元旦之行,我们的行程安排是三天,两天在路上,在石阡的有效时间也不过就是一天两晚,恨不得所有的时间都泡在水里,才不枉此行。这次人员组成应了那句老话: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。正好,四男四女。不知是因为相遇2012的激动还是春天不远的召唤,我们,朝着那个雾气氤氲的地方出发了。
  
  那么,关于石阡,我感受到了什么呢?
没有刻意也不存在伪装欢喜不欢喜 不管你什么时候去给你的都是最干 甚至可以用瞠目和浪费来形容 当问及为什么偏偏就最乐意与那个 坚持就是胜利再熬几天就好 比如今天能正确理解她电话的全部 那么爱情呢到底去哪里了 如何保持一种更为长久地心平气和 心却一直惦记那边想着那些家伙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